資管新規壓縮信托“虛胖”部分 利于行業提升競爭力

  中國基金報記者 汪瑩

  資管新規落地已一年有余,大資管行業開啟了艱難的轉型之路。相比于許多同行,民生信托顯得從容許多,他們的轉型早在2016年便已開始。

  轉型方向與資管新規

  不謀而合

  據民生信托首席風險控制總監田吉申介紹,從2016年起,民生信托就明確了“投資、投行、資管、融資、財富”五大戰略發展方向,并隨之調整組織架構和人員配置,部門按照業務定位展業。“資管新規出來后,我們發現之前確定的戰略方向與資管新規不謀而合。”

  當時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戰略調整,與民生信托的歷史背景有關。2013年民生信托由中國旅游國際信托投資有限公司重組而來,在全國68家信托公司中成立時間最晚。年輕,固然意味著經驗上有所不足,但也意味著沒有歷史包袱。在進行自我審視和行業分析后,民生信托管理層得出一個結論:走老路沒有意義,要提升主動管理能力才有機會脫穎而出,這是大勢所趨。

  年報數據顯示,民生信托2013年主動管理類項目占比24%,至2018年已大幅提升至79%,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第二。2018年民生信托的投資、投行、資管三大業務收入占比達到76%,同比提高10個百分點。在提升主動管理能力的同時,民生信托主動壓縮傳統融資業務,2018年事務類信托規模從上年的467億元降至398億元,占比從24%下降至21%。

  田吉申坦言,轉型之初,民生信托面臨著一系列壓力:傳統的前臺業務人員,由于缺乏開展新業務經驗,一度出現很多反對聲音;新業務開展初期,資金募集難度比以往更大,需要對投資者進行重新篩選和教育,而這需要時間;面對近幾年的市場波動,要在改革的同時管控好風險,要在平穩過渡的前提下推進業務……

  當時股東和董事會的全力支持,以及管理層堅定的決心和信心,給轉型中的民生信托吃下了一顆定心丸。田吉申認為,民生信托的成功轉型主要得益于三點:與業務轉型相適應的風險管理體系、更加市場化的激勵機制和用人機制、專業化人才隊伍和投研體系的持續建設。“資管新規拉平了各領域的監管政策,各家機構在主動管理能力上的競爭會更激烈,所以要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

  資管新規壓縮“虛胖”部分

  整體來看,資管新規使信托行業的通道業務和非標業務受到了較大沖擊,導致近一年來信托資產規模大幅縮水,業績普遍下滑。作為浸淫行業多年的從業者,田吉申深有體會。

  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末信托資產規模同比下滑13.5%至22.7萬億元,是2010年季度統計以來首次連續下滑,2019年一季度末繼續降至22.54萬億元。2018年信托業績普遍下滑,68家信托公司營收合計1140.63億元,利潤總額731.8億元,分別下滑4.2%和11.5%。然而,以通道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占比卻從2010年的75%遞減至今年一季度的42.3%。

  田吉申表示,去通道、消除多層嵌套實際上是在壓縮信托公司虛胖的部分,勢必會造成行業管理規模和收入的下降,這是正常現象,尤其是通道業務過去占比較高的大型信托公司,規模縮水和業績下滑會更加明顯。而對于一些項目的風險暴露,田吉申認為市場可能過于恐慌了。“一些項目逾期實際上并不存在終極風險,因為抵押物是充足的,只不過變現需要時間,投資者應該更理性地去看待。”

  此外,資管新規對募資端的影響也是短期內信托規模大幅下降的原因之一。“過去,在資金池提供接續資金、產品剛性兌付的情況下,投資者更多購買中短期產品。而未來打破剛兌、消除期限錯配對投資者提出了更高要求,這個轉變過程存在壓力,也是對信托公司能力的考驗。”田吉申表示,“另一方面,資管新規對銀行理財資金的管束較嚴,客觀上導致銀信合作的比例和規模都大幅下降。”

  展業環境應持續優化

  當前,信托行業正在經歷轉型升級的暫時性陣痛。田吉申認為,資管新規清理了賽道,明確了規則,對信托業務開展是利好,長遠來看有利于信托行業提升競爭力,但目前行業依然有一些疑難問題待解。

  “剛性兌付”是信托行業十幾年來的一貫做法,支撐了信托行業一定時期內的快速發展。而資管新規要求“打破剛兌”,其中的凈值管理、投資者適當性原則、加強資管產品流動性管理、規范資金來源等都可以看作破剛兌的配套規則和必要準備。

  然而目前,一方面信托產品尚不具備流動性,缺乏退出渠道;另一方面由于多年習慣使然,加之很大一部分信托產品為非標產品,投資者從心理上很難接受“賣者盡責,買者自負”的設定。

  基于此,田吉申表示希望監管部門加快推進中信登等信托產品流轉平臺的運營,這既可以加大信托產品的流動性,也可以提高投資者對中長期產品的接受度;同時,對于信托產品涉及非標業務的凈值化管理,盡快出臺具體的、統一的、監管認可的標準或指引,以便推進業務轉型。

  田吉申認為,信托是最富有想象力的資管工具,在財產獨立性、風險隔離、靈活性及架構穩定性方面具有制度優勢,可以涵蓋貨幣資金、股權、不動產、動產等財產形態,能為客戶提供包括賬戶管理、資產配置、財富傳承、稅務籌劃、公益慈善等在內的服務,滿足其財富保值增值、安全保障、財富傳承、家族企業治理等多樣化需求,這是信托公司相比于其他金融機構的優勢所在。“信托有其積極的意義和獨特的價值,我們應該珍視和保護,因此,更需要相關法律、法規及制度的完善,為信托公司營造一個良好的展業環境。”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捕鱼达人游戏下载 极速赛车中文版下载 推对子技巧 秒速赛记录app 河南彩票22选5预测 宝软网手机游戏下载 老时时走势图360 福建体彩三十六选期开奖结果今天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mg4377所有路线 福建31选7开奖查询玩法 十二选五的开奖号码 天津时时彩网app下载 云南时时的台子 最火的捕鱼游戏 安徽时时结果查询 大乐透胆拖中几个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