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東、董監高“大逃亡” 兩月近20家上市公司違規減持

  慕青

  沉寂幾年后,上市公司股東違規減持,又開始不斷冒頭。根據第一財經不完全統計,僅5月份以來的兩個來月,就有近20家上市公司的股東、董監高,因違規減持而被采取監管措施,其中不少還是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控股股東一致行動人。

  先斬后奏式減持

  上交所7月3日公告稱,光明地產的股東上海農工商綠化有限公司(下稱“農綠化”),違反承諾違規減持所持股份,上交所決定對農工商綠化予以監管關注,違規減持所得收益120.65萬元全額上繳。

  根據披露,農工商綠化原持有光明地產1198.14萬股,持股比例為0.54%。2019年5月14日,農工商綠化通過集中競價累計減持110.18萬股,占比0.05%,成交價格為6.19元至6.52元,均價為6.4元,成交金額704.2萬元。

  農工商綠化為光明地產控股股東光明食品集團的一致行動人,股份來源為光明地產2015年重組時認購、后續轉增。2015年7月,農工商綠化曾承諾,光明地產重組完成、股份鎖定滿三年內,以不低于12元/股的價格,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經除權除息后,減持價格為6.74元/股。上交所認為,上述減持價格,違反了農工商綠化當初承諾,且未按規定在減持前15個交易日披露。

  與農工商綠化一樣,違反承諾、先斬后奏式的違規減持并不鮮見,反而呈現高發態勢。根據第一財經不完全統計,僅5月份以來,就有近20家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因違規減持而被采取監管措施,其中8家發生在5月之后。

  從具體行為來看,先減持后披露甚至減持后也不披露,在違規減持中占比最多。

  根據德生科技披露,其股東李竹于6月5日,以21.16元/股的均價,通過大宗交易減持8萬股,減持金額169.2萬元。但在減持前,李竹并未按規定進行預披露。該公司另一股東劉峻峰,早前也曾違規減持約6.5萬股。

  德生科技并不是唯一的例子。神力股份、凱撒旅游、基蛋生物、寶光股份、新智認知、勝利精密等多家公司的股東,均未按照規定,提前15個交易日披露減持計劃。

  2019年5月7日,勝利精密披露其股東高玉根將被動減持。但事后查明,就在披露當天,高玉根就已開始被動減持,截至6月28日,累計減持數量為3397.16萬股,占該公司總股本的0.9871%。

  同高玉根一樣,一些上市公司違規減持的數量較大。2019年2月12日,基蛋生物股東蘇州捷富投資企業(下稱“捷富投資”)、杭州維思捷朗股權投資合伙企業(下稱“杭州捷朗”),分別減持31萬股、20.3萬股,合計減持51.38萬股,減持金額約1418萬元。

  根據披露,捷富投資、杭州捷朗為一致行動人。截至減持當日,兩者共持有基蛋生物約2040萬股,占比合計超過11%,股份來源為IPO前及轉增。在招股說明書中,捷富投資、杭州捷朗承諾,IPO限售期滿后減持,應提前3個交易日公告減持計劃。但在減持時,兩者既未遵守承諾,也未按規定提前15個交易日預披露。

  不預先披露并不是違規減持的唯一方式。個別上市公司股東,在減持比例達到披露標準時,既不披露,也未停下減持步伐。

  如南京聚隆股東南京高達梧桐創業投資基金,在3月1日至6月10日,累計減持80.7萬股,超出減持計劃7500股。減持后,該公司持股比例已降至4.988%,但在持股比例降到5%時,該公司既未按規定及時披露權益變動報告書,也未在披露前停止賣。

  實際上,先斬后奏式減持,可謂花樣繁多。披露信息顯示,2018年12月11日至2019年6月3日,華昌化工股東西藏瑞華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西藏瑞華”),通過集中競價和大宗交易累計減持華昌化工股份3809.44股,累計減持比例為6%。減持比例達到5%時,西藏瑞華仍未停止賣出華昌化工。

  類似的情況,在巨輪智能也曾出現。公告顯示,5月16日至6月13日,其股東洪惠平累計減持1489萬股。減持前,因非公開發行等稀釋,其持股比例已由14.61%稀釋至10.08%。加上減持,其持股比例共減少5.21個百分點。但持股減少達到5%時,其并未停止買賣上市公司股票。

  大股東、董監高是主力

  但與前一階段的創投、私募基金充當主角不同,新近兩個月出現的違規減持中,上市公司大股東以及控股股東、董監高人員等,開始成為違規減持的主力。

  以勝利精密為例,一季報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高玉根直接持有該公司7.65億股,持股比例為22.24%,并通過一致行動人持股2.42%,為控股股東。同時,高玉根還擔任勝利精密董事長、總經理職務。

  凱撒旅游同樣出現了類似情形。2019年3月25日至28日,海航旅游集團有限公司、大集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海航旅游、大集控股”)持有的該公司777.6萬股,出現了被動減持,減持比例為0.96%,股份來源為認購非公開發行股票、協議轉讓取得。而海航旅游、大集控股為一致行動人。截至2018年底,合計持股比例37.15%,亦處于控股股東地位。

  臺海核電控股股東的減持,雖然未曾隱匿不報,但也違反了承諾。根據深交所披露,5月31日、6月3日,臺海集團有限公司分別減持上市公司股份14.8萬股、134.2萬股。深交所稱,該集團作為控股股東,曾對外承諾自2018年6月15日起12個月內,不以任何方式減持。

  不過,勝利精密、凱撒旅游、臺海核電大股東的減持,是由于股權質押回購違約,而被強制平倉導致的違規減持,具有一定特殊性。臺海核電6月5日公告稱,此次減持為被動減持,原因是公司一家二級控股子公司開展的融資租賃業務,由臺海集團擔保,融資金額7400萬元,但該子公司未能按期足額支付租金,引發了被動減持。

  但寶光股份、德生科技大股東、董監高的違規減持卻并非如此。公開披露顯示,2018年12月14至24日,陜西技術進步公司(下稱“陜西技術”)以6.86元的均價,累計減持寶光股份141萬股,占總股本的0.598%。而陜西技術與寶光股份控股股東陜西寶光集團為一致行動人,減持后合計持有寶光股份29.58%的股份。

  控股股東、大股東之外,一些上市公司的董監高,也是近期違規減持的主力之一。

  年報信息顯示,2019年3月、6月5日違規減持德生科技的李竹、劉峻峰,均為該公司董事,任期同自2015年6月開始。

  還有一些上市公司的高管,出現了少量超比例減持。恒為科技、涪陵榨菜高管黃明偉、賀云川,在2019年3月、5月減持時,也在原計劃的不超過24萬股、30萬股的基礎上,超額減持了3682股、3153股。

  勝利大逃亡

  盡管是被動減持造成違規,但一些上市公司大股東的減持,涉及的股份數量、金額卻為數不少。

  勝利精密5月21日披露顯示,5月7日至17日,高玉根共計減持約3110萬股,減持價格2.65元至2.83元之間,均價約為2.74元,對應金額在8500萬元左右。加上后續減持的280余萬股,累計減持金額在9200萬元以上,凱撒旅游股東被動減持金額也在6000萬元以上。

  預披露當天就出現被動減持,或未按規定提前披露,與股權質押有直接關系。數據顯示,截至5月13日,高玉根持有的勝利精密股份中,已有6.62億股被質押,質押比例達到89.65%。截至2018年底,海航旅游、大集控股持有的凱撒旅游股份,更是全部處于質押狀態。

  個別上市公司股東雖然違規減持,但堪稱勝利大逃亡。2月12日,基蛋生物最高價19.84元,最低價18.89元,而捷富投資、杭州捷朗減持51余萬股,套現金額超過1400萬元,減持價格達到28元左右,高出當日均價40%以上。而在4月底,該股最高價也不過33.5元左右。

  德生科技董事劉峻峰、李竹的違規減持同樣如此。其中,劉峻峰的違規減持,是因為在窗口期內減持。深交所公告稱,德生科技擬于2019年4月24日披露2018年年報,但劉峻峰作為董事,在年報披露前30日內賣出6.5萬股,涉及金額153.86萬元,均價約在23.5元以上;李竹賣出均價則為21.16元左右。

  這樣的交易價格,遠遠高于德生科技當時的二級市場價格。2019年3月,德生科技股價處于12.6元至16.68元之間,6月5日最高價也只有13.97元。由此可見,兩名董事“偷偷”減持的價格,要高于二級市場價格60%、50%以上。通過違規減持,所獲收益遠遠高于合規方式。

  由于沾上氫能概念,華昌化工更是今年的大牛股。股價從2018年底的3.3元左右,大幅上漲到2019年4月底最高時的近11元,累計漲幅高達230%以上。截至6月3日,仍在8元以上。

  從時間節奏來看,西藏瑞華的減持堪稱完美。根據披露,其減持從2018年12月11日持續到2019年6月3日,只有約135萬股發生在2018年12月,剩余均在2019年1月以后,完整把握了股價攀升的整個過程。西藏瑞華減持結束后,華昌化工就開始下跌,6月28日一度跌至近期最低的6.5元。

  不過,西藏瑞華只有最后一筆減持,發生了違規。披露顯示,6月3日,西藏瑞華進行了兩筆大宗交易減持,數量分別為571萬股、699萬股。如果最后一筆沒有進行,其減持并未違規。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捕鱼达人游戏下载 360新时时技巧-轴承资讯 重庆时时在手机 韩国首尔快三走势图 全国各地方彩票开奖 极速时时官方开奖号码 赛车pk开奖直播视频 北京pk记录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时时彩江苏快3 赛车pk拾高手赌法冠亚和 浙江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河北时时结果查询 广东36选7中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 浙江快彩今天号码预测 足球彩票14场胜负19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