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900多天后*ST信威周五復牌 超400億市值何去何從?

  每經記者 曾 劍    每經編輯 宋思艱    

  經過900多個日日夜夜后,15.54萬名信威集團(600485,SH)的股東終于將等到公司股票復牌時刻。

  7月7日晚間,信威集團公告稱,預計于7月12日(星期五)復牌。從2016年末在一則質疑報道之后停牌,到如今宣布復牌,在兩年多時間里,10多萬投資者遲遲無法交易,而公司股票則被披星戴帽,公司業績巨虧、年報非標。對不少投資者而言,即將到來的復牌,忐忑、悲觀的情緒似乎更大于興奮。這一點,從信威集團股吧里的討論便可見一斑。

  停牌時間超兩年

  信威集團前身為中創信測,作為大唐電信曾經的核心子公司,中創信測主要從事通信業務,2003年在上交所上市。2014年,曾因400億美元投資開鑿尼加拉瓜運河而聞名的商人王靖,將其掌控的通信業巨頭信威集團以借殼方式注入中創信測。此后,中創信測更名信威集團。

  2016年12月23日,走勢相對平穩的信威集團股價突然放量跌停。當日,一則《信威集團隱匿巨額債務,神秘人套現離場》的報道傳遍網絡。該則報道質疑信威集團存在隱匿巨額債務,買方信貸模式是“左手倒右手的游戲”,重要客戶與公司存在關聯關系等。

  對于這則報道,信威集團隨后公告表示:“報道之描述與公司實際情況嚴重不符,對公司造成了大的負面影響”。與此同時,信威集團宣布,為避免公司股票和公司債券價格異常波動,公司股票和公司債券于當年12月26日全天停牌。

  原本以為只是暫時性停牌,但信威集團遲遲沒有宣布復牌。2017年4月27日,在回復了上交所的問詢后,已停牌4個月的信威集團又公告稱:“正在籌劃資產收購重大事項,該事項可能涉及重大資產重組,公司股票自2017年4月27日起停牌”。這一停牌就一直停到現在仍沒有復牌。

  2017年7月26日,信威集團披露其此次重組標的為:北京天驕航空產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天驕)的控股權或北京天驕旗下資產。北京天驕主營為航空發動機。信威集團重組交易對手為王靖和杜濤,公司擬以發行股份方式進行資產購買。

  此后,信威集團陸續發布了數十份“重大資產重組停牌進展公告”,但這些公告內容基本上差異不大。上市公司起初表示,本次交易程序復雜,相關盡職調查、審計、評估等工作量大,公司正在與交易對方就交易方案具體細節進行協商,交易方案涉及的相關問題仍需進一步商討和完善,且需向國防科工局申請進行軍工事項審查程序。而在國防科工局原則同意公司此次重組后,公司的重組方案依舊是遲遲未能出爐。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復牌在即,但信威集團屆時是否會披露重組方案尚是一個未知數。在2019年7月7日晚的公告中,上市公司也只是表示:“對于重組事項,公司將及時履行分階段信息披露義務,保障投資者知情權,請投資者關注相關公告”。

  投資者持悲觀情緒

  苦等兩年多,終于迎來復牌交易的確定日期。截至2019年3月31日,信威集團股東戶數為155356戶。這些投資者“守得云開”,但能否“見月明”?

  信威集團定期報告顯示,公司目前的前十大流通股東中,包含兩項基金資管計劃、一只社保組合和證金公司。該兩項基金資管計劃均為2014年9月13日信威集團借殼“中創信測”上市之際參與的定增項目。在持股解禁后,兩只資管計劃并未對其定增項目進行減持操作,從而導致被“套”至今。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翻閱信威集團的股吧發現,對于即將到來的復牌,投資者也似乎大多持“悲觀”態度。“又要數板了,可憐”“5個跌停起步”“終于要復牌了,雖然也賣不出去”“一起來數跌停板吧”等言論充斥著股吧。

  投資者們的失望與悲觀不是沒有理由的,在信威集團停牌期間,公司連續爆雷。一方面,信威集團業績大幅下滑。2016~2018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30.9億元、6.47億元和4.99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6億元、-17.7億元和-29億元。2019年一季度,公司凈利潤繼續虧損2.06億元。

  期間,因凈利連續兩年為負以及2018年年報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非標意見”,信威集團股票于2019年4月30日起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由信威集團變為“*ST信威”。

  2019年1月,受“16信威01”違約風險發酵影響,多只被套債券基金單月凈值大幅調整。1月25日,中證公司將“16信威01”的估值從99.85元調整至73.28元,下調幅度為26.61%。2月以來,多家公募基金又先后將*ST信威的估值“砍半”。

  回想當初,*ST信威市值曾突破2000億元,并一度被納入MSCI中國A股指數。而截至停牌時,*ST信威股價為14.59元/股,總股本為29.2億股,總市值仍高達426億元。復牌后,這426億元市值將何去何從,讓人擔憂。

  經濟學家宋清輝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市場針對“ST股”殼概念的炒作從未離場,但殼資源的投資價值越發弱化,特別是科創板開板在即的背景下,更加速了殼資源投資價值的衰減。在他看來,監管層從嚴監管ST公司和殼公司炒作的監管基調沒有變化,投資者對績差殼股投資需謹慎。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捕鱼达人游戏下载 江苏时时官网 云南时时走势规律图 乒乓球公开赛即时比分 河北时时推荐号码 今天快乐十分出什么号 福利彩票系统 pk10官网在线计划 网上玩龙虎实战技巧 vr赛车开奖视频 北单官网比分直播 幸运赛车稳赢公式 时时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钱柜老虎机手机版登录pt 最新时时软件购买 竞彩足彩500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