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故事:一顆牛油果的進口之旅

  短短幾年間,牛油果這個形似“手雷”的異域水果在中國迅速走紅,中產階層和千禧一代成為牛油果消費的主力軍。艾瑞咨詢發布的《2019中國進口食品消費白皮書》顯示,2018年中糧我買網的秘魯牛油果在所有進口水果中銷量增速最快,同比增長342%。

  當前,進口牛油果基本占據了大部分中國市場。中國海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牛油果進口量為4.39萬噸,同比增長37%;而2011年進口量為31.8噸,七年增長超過1000倍。

  市場競爭格局幾次生變

  “過去幾年中國的牛油果市場增長迅速,‘爆發式增長’是在2013年之后,從那時起牛油果在中國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 營養價值被更多人認可。”“牛油果先生”的總經理劉陌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牛油果先生(Mr.Avocado)是國內即食牛油果品牌。

  中國中產階級規模不斷擴大,人們的可支配收入增加、對健康產品的消費意識增強,支撐了牛油果消費的快速增長。國內銷售價格的下降,也是拉動牛油果消費的一大因素。“大約3年前,一個牛油果可能賣到15元、20元,現在市面上可以看到10元2個的牛油果,更容易被消費者接受。相比之下,海外的市場價格比較穩定,特別是超市售價,一般為1美元1個。” 金果貿易有限公司項目經理陳敬峰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

  墨西哥是世界上最大的牛油果生產國,年產量超過200萬噸。早在2005年,墨西哥牛油果已進入中國,幾乎壟斷了當時整個市場。

  “牛油果對我們的雙邊貿易非常重要。”墨西哥經濟部駐華代表處公使陸海平(Jose Luis Enciso)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稱,2012年至2018年,牛油果是墨西哥出口中國的第三大農產品。牛油果貿易對墨西哥的中小企業也十分重要,70多家牛油果生產商和包裝商獲批向中國出口。

  “在墨西哥,幾乎任何菜都要用到牛油果,它已成為我們作為‘墨西哥人’特質的一部分。所以牛油果是讓兩國人民了解彼此的一個很好的途徑。”陸海平說。

  然而,隨著2015年秘魯和智利牛油果進入中國,市場格局悄然改變。據海關數據,2017年中國進口牛油果總量為3.21萬噸,其中智利對華出口1.67萬噸,約占52%;墨西哥對華出口0.88萬噸,約占27%;秘魯對華出口0.67萬噸,約占21%。智利取代墨西哥,成為中國市場第一大牛油果供應國。

  “世界各國對牛油果的需求都在增長, 牛油果生產國甚至很難滿足需求。所以生產國總是關注不同國家的需求,這是經常動態變化的,比如今天是日本,明天是歐洲。這就是為什么有時我們在一國市場的供應會有變化,但總體趨勢仍是非常積極的。”談及錯失中國牛油果“第一大供應國”地位時,陸海平如此解釋。

  2018年,秘魯奪得對華牛油果出口的頭把交椅,出口1.69萬噸,占38.5%;墨西哥出口1.5萬噸,占34%;智利出口1.19萬噸,占27%。這一年,中國牛油果市場迎來新的玩家:新西蘭牛油果正式獲批。不過其出口量僅有154噸,占比不到0.5%。今年,肯尼亞牛油果也獲準輸華,據報道,中國有望進口該國40%的牛油果。

  智利哈斯牛油果協會主席貢塔爾多(Francisco Contardo)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協會以季度統計,上一季度(2018年8月至2019年5月)由于天氣原因,智利牛油果生產困難,共生產了21萬噸,比預計少14%,這對出口產生了影響。當季向中國市場出口1.35萬噸,少于此前一個季度的1.5萬噸。

  貢塔爾多坦言,智利以外想要從事牛油果出口貿易的國家不在少數,這是一個不小的挑戰。由于市場上充斥著來自不同產地的牛油果,上一季度,價格也壓得非常低。

  陳敬峰認為,當前的中國牛油果市場處于“供大于求”的狀態,這與秘魯、智利牛油果近年進入中國市場不無關系。而國內云南等地也開始牛油果的商業化種植,預計未來幾年本地牛油果供應將對進口牛油果形成沖擊。

  全球采購:產地與產季

  牛油果產地眾多,進口商應如何選擇?中國墨西哥商會秘書長伊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進口商要注意找到具有各項資質的可靠供應商,了解每個產區的收獲季節和適用的關稅情況。

  由于秘魯與智利都和中國簽署了自貿協定,兩國對華牛油果出口享受零關稅優惠,相比之下,進口墨西哥牛油果面臨10%的關稅。陸海平說,從進口國角度看,簽署自貿協定,的確使秘魯與智利的牛油果在關稅方面更具競爭力,進口程序也可能更加簡單。但關稅并不是關鍵因素,也沒有對墨西哥牛油果出口造成很大影響。

  墨西哥經濟部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8年,墨西哥對中國的牛油果出口總額為1.64億美元,出口價值年復合增長率為127%,出口量年復合增長率為114%。“未來,我們希望墨西哥能有更多地區能被允許向中國出口牛油果,也希望更多公司能拿到對華出口的許可。” 陸海平說。

  在業內人士看來,關稅并非牛油果價格的決定因素,價格更多是由供需決定的。陳敬峰有著三年的牛油果全球采購經驗,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自己每年會根據銷售經驗、海外產量數據以及國內渠道的需求,來制定進口計劃。

  陳敬峰向記者介紹,每年,秘魯牛油果產期從3月持續到9、10月。3月貨量較小,價格較高,5月貨量提升,價格為最低水平。“秘魯地廣人稀,牛油果一種就是上千畝,產量增長很大,而中國需求量又沒那么大,所以價格就比較低。”智利產期從8月開始,9月起運往中國,一直持續到次年的2、3月份,早期價格較高。墨西哥牛油果全年都產,但由于產地海拔差異大,氣候不同,有2個產季的貨源可發往中國,即7月至10月和11月份至2、3月。

  “整體來說,一年中5月到7月,10月到12月到海外采購牛油果會比較便宜。”陳敬峰說,“牛油果并不是全年供給都很穩定,兩個產季銜接時供給較低。”

  “牛油果先生”創立于2016年,由全球牛油果巨頭Mission Produce 和中國最大的牛油果進口商蘭濤國際以及全球最大水果零售品牌百果園合資成立,擁有超過35年的種植、出口和加工經驗。劉陌蘇稱,公司是通過秘魯、墨西哥、智利三個產地實現全年供應,未來還將增加的產區包括肯尼亞、哥倫比亞以及南非。

  一顆牛油果的進口之旅

  談及智利和秘魯牛油果“后來居上”的原因時,陸海平還提到,這兩國的牛油果對中國市場而言比較“新”,因此它們在推廣自己的牛油果產品上投入很大。“牛油果是一種新產品,無論哪個國家開展市場推廣,都有助于提高人們對牛油果的認識。從這個角度看,我們與其他牛油果出口國不是競爭關系。”

  這是因為,盡管牛油果被稱為“大自然的蛋黃醬”和“森林奶油”,但若食用時機不當,口感就會變得“難以描述”。 對于中國很多消費者而言,牛油果如何挑選、存放、食用,是一大難題。

  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目前中國國內即食牛油果的普及程度仍然不高,國內即食牛油果的銷售僅占牛油果進口總量的15%左右,但在歐洲和北美,這一比例高達80%左右。這也導致牛油果在一線城市以外的地區,并沒有大受歡迎。“即食牛油果”的推廣是未來中國牛油果市場繼續增長的關鍵之一。

  “如果對牛油果判斷不準確,很容易把它放腐爛,或提前打開還是生的。可能買了5個,扔掉3個,只能吃2個。”劉陌蘇說,“所以,即食牛油果雖然比生果價格貴一點,但性價比高很多,消費者無需等待成熟。”

  記者采訪了解到,目前,即食牛油果第一品牌“牛油果先生”日均銷量可達7萬顆,在即食牛油果市場占有率達60%以上。自推向市場2年以來,業績實現100%的增長。截至今年,公司營業額已破億,目標是未來2年內再翻一番。

  劉陌蘇向記者介紹,一顆牛油果的進口之旅是這樣的:采摘后運到包裝廠進行清洗、消毒、分級包裝、預冷,然后放入集裝箱,通過海運抵達牛油果先生位于上海的催熟中心,經過催熟后再分銷至國內各個零售渠道。拉美的牛油果通過海運走完整個旅程大約需要四周時間。

  在國內銷售端,目前產品主要是在百果園、天貓、京東、盒馬先生、每日優鮮等平臺銷售,他們還與高端超市建立了深度合作,渠道覆蓋了線上線下,并且今年還拓展了新的餐飲渠道。

  “冷鏈是保障果品品質及最佳食用口感的關鍵,所以每年公司投入大量的資金和人力實現每一顆牛油果都做到全程冷鏈。為了讓更多消費者知道如何食用牛油果,牛油果先生今年還將繼續加大在市場端的投入,同時期待與更多零售商及企業機構展開密切合作,共同推動牛油果在中國的發展。”劉陌蘇說。

  (編輯:李艷霞)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捕鱼达人游戏下载 福建体彩31选大星走势图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北京pk赛车安卓版 排列3数字累加振幅 秒速时时分析软件 腾讯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开奖视频软件 北京pk10开奖时间 重庆时时网站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最大遗漏 3d时时彩票机双色彩票 时时交流群 十一运夺金胆拖 东京快彩 上海时时交流论坛 吉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