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墨西哥經濟部駐華代表處公使陸海平:中國對墨西哥的投資并不少 “雙邊投資基金”模式獨特

  6月30日至7月2日,墨西哥外交部長馬塞洛·埃布拉德訪問了中國。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與埃布拉德舉行會談時表示,自去年12月洛佩斯總統執政以來,中墨各層級友好交往密切,兩國關系保持良好發展勢頭。

  7月3日,墨西哥經濟部駐華代表處公使陸海平(Jose Luis Enciso)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洛佩斯政府提出了墨西哥貿易政策的三大核心:包容性、創新性、多元化,這三大目標也將指引墨西哥和中國的經濟關系。

  陸海平表示,希望有更多墨西哥人能來到中國,也希望更多中國人到墨西哥去,無論是經商或旅游,“這將加強我們兩國人與人之間的聯系”。

  中墨雙邊貿易16年增長超1000%

  《21世紀》:你如何看待當前中墨的雙邊貿易?近年來,哪些領域的貿易增長較快?墨方對于提升雙邊貿易的目標是什么?

  陸海平:墨西哥與中國的雙邊貿易增長飛快。2002年至2018年,雙邊貿易額從75億美元增至920億美元,增長超過1000%。中國和墨西哥非常相似,我們對于全球投資者而言具有戰略意義,許多公司在中國和墨西哥都有生產基地。在我們兩國的貿易中,85%以上是中間產品和資本貨物(主要指用于擴大生產的機械設備)。我們貿易的本質是就是基于“全球價值鏈”,兩國的貿易幫助我們更具競爭力。

  具體來看,最重要的貿易領域是汽車、電子和礦業。此外,近年來,一個非常具有活力的增長領域是農業。2012年至2018年,墨西哥對華農業出口從1.1億美元增至6.21億美元,邊際增長率達464%。不僅貿易量在增長,我們出口的農產品種類也越來越豐富。另一個是服務領域,以旅游服務為例,2012年有4.9萬名中國公民乘飛機抵達墨西哥,2018年這一數字達到17.2萬人,復合年增長率達28%,增長遠超日本和韓國游客。

  牛油果對我們的雙邊貿易非常重要。2012年至2018年,牛油果是墨西哥出口到中國的第三大農產品。有70多家牛油果生產商和包裝商獲批向中國出口。不僅如此,牛油果也是讓兩國人民了解彼此的一個很好的途徑。在墨西哥,幾乎任何菜都要用到牛油果,它已成為我們作為‘墨西哥人’特質的一部分。2012年至2018年,墨西哥對中國的牛油果出口總額為1.64億美元,價值年復合增長率127%。

  墨西哥貿易政策的三大核心

  《21世紀》:墨西哥在擴大對華出口方面面臨怎樣的挑戰?你如何看待其他向中國出口的拉美國家的競爭?

  陸海平:墨西哥已成為世界第14大進出口國,貿易總額超過8000億美元, 我們希望在未來幾年內貿易額能超過1萬億美元。我們從貿易中獲益良多。

  我們不認為拉美其他國家是貿易競爭對手。我們與智利、哥倫比亞和秘魯共同成立了“太平洋聯盟”。我們從太平洋聯盟國家進口銅、化學品、塑料、輪胎, 向其出口電子設備、機械零件、電子產品等。來自太平洋聯盟國家的2300多家公司在墨西哥投資,累計投資額約20億美元。同時,墨西哥有許多公司在這些國家投資,尤其是在制造業。當我們想要向中國出口一些產品但組件或材料不夠時,從太平洋聯盟國家進口能幫助我們實現出口。

  洛佩斯政府提出了墨西哥貿易政策的三大核心:包容性、創新性、多元化。這三大目標也將指引我們和中國的經濟關系。從短期來看,我們希望擴大貿易,吸引更多中國制造企業到墨西哥投資,同時我們也希望更多墨西哥公司來中國投資。

  剛才提到的“包容性”目標指的是,要讓更多行業和地區受益于墨西哥參與的國際貿易。

  “包容性”目標還特別關注“中小企業”。當前大部分貿易是由跨國公司開展的,我們要幫助更多的中小企業從中受益。比如,魚粉貿易對中國和墨西哥都非常重要,并且大都是由中小企業生產的。但是,很多中小企業從未向亞洲出口過,也沒到過亞洲。我們政府的工作是幫助它們發展更多技能,來開發新市場。例如,我們與中國有關政府部門一起,在墨西哥開辦了專題研討會,培訓我們的農業生產者如何與中國開展貿易。我們也與中國工信部保持了密切的關系,交流有關促進中小企業成長政策方面的信息。

  《21世紀》:豬瘟和貿易戰等因素,導致中國豬肉市場緊張。墨西哥會抓住機會向中國出售更多豬肉嗎?

  陸海平:墨西哥是少數幾個沒有豬瘟的國家之一。墨西哥政府正與中國政府合作,以增加豬肉出口工廠的數量,來滿足中國市場的需求。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不僅僅是想出口產品,我們更希望建立可持續的關系。墨西哥農業部有著由16個高度安全的實驗室構成的網絡,分布在全國各地,能夠立即進行實驗室分析,以控制和根除疫情。我們非常愿意與中國政府及公司合作,以我們的知識與專長來幫助它們解決問題。

  中國對墨投資并不少

  《21世紀》:與中國在其他拉美國家的投資相比,中國在墨西哥的投資感覺比較少。你認為原因是什么?

  陸海平:一個原因是,許多中國企業正處于海外投資的初級階段,而墨西哥的核心產業是制造業,投資制造業的決策要比投資大宗商品、農業復雜得多。其實,中國對墨西哥的投資額并不少,來自中國的FDI(外國直接投資)一直在增長。截至2019年4月,中國對墨西哥累計投資達21億美元,在墨投資企業1247家。這是官方數據。但如果我們看“非官方” 估算的數據,會發現要高得多。這是因為我們的統計方法不看投資的源頭,只看最后的資金流出地。比如,我們有很多來自中國公司的投資,但其總部是設在日本或拉美國家,就都沒算進來。

  墨西哥與中國還設立了12億美元的雙邊投資基金,由世界銀行國際金融公司(IFC)管理并決定投資哪些項目。基金所投資的項目不僅符合高標準,具有盈利性,而且遵循社會責任和可持續性原則。目前該基金已投資了墨西哥一個能源項目,以及一個電信項目。我想強調的是,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投資模式,無論對中國還是墨西哥而言,我們都沒有與很多國家設立這種基金。未來我們兩國可以繼續探索,更多地采用這種投資模式。

  加強創新合作和務實領域

  《21世紀》:你如何看待“一帶一路”倡議?

  陸海平:我們支持自由貿易和以規則為基礎的體系,并且我們支持所有促進國際貿易和經濟活動、造福社會的舉措,如太平洋聯盟,USMCA、CPTPP等都屬此類。任何倡議,只要能使貿易變得更容易、更可預測,就會對社會產生積極的影響。

  正如之前所提到的,我們不想成為一個想要生產或銷售世界上所有東西的國家,我們歡迎更多的倡議,它們能幫助我們實現國家發展目標。 “一帶一路”倡議包含在墨中兩國經濟部的對話中,但我認為不僅是這一個倡議,而是方方面面的合作在幫助我們兩國的貿易保持活力和增長。未來,我們需要把關注點更多地放在更能給社會帶來福祉的務實領域,例如服務領域。我們希望有更多墨西哥人能來到中國,更多中國人到墨西哥去,無論是經商或旅游,這將加強我們兩國人與人之間的聯系。

  《21世紀》:你如何看待“粵港澳大灣區”帶來的機遇?

  陸海平:墨西哥與廣東的貿易蓬勃發展,2013年貿易額為83億美元,2018年超過130億美元。我們的大部分食品都是出口到廣東。更重要的是,很多在墨西哥投資的公司都來自廣東,制造業的知識和創新也在廣東。比如,德昌電機在墨西哥投資了工廠,它每年會帶大約50名墨西哥人回到深圳的基地進行培訓。廣東的發展與改革開放密不可分,我們與廣東省政府經常會面,希望繼續學習它們在經濟特區等方面的經驗。

  (編輯:李艷霞)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捕鱼达人游戏下载 三多棋牌平台 快乐12专家预测号码 最新时时后一万能号 摩斯国际网上棋牌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今天481开奖走势图 福建时时11选5能玩吗 8号彩官方下载 时时自由的百科天堂 河南11选5走势图 下载15选5走势图 福利彩票开奖快乐十分 哪里可以买上海时时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 甘肃11选5投注网址 浙江l5选5开奖结果